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 > 乡镇动态

新风怡人吹满乡

信息来源:政府办 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01日

红白喜事尚节俭,百姓轻“礼”重情义。

自“移风易俗、树文明乡风”活动在我县开展以来,全县各地纷纷向陈规陋习“宣战”,一场“乡风革命”正在满乡大地上如火如荼地进行……

828日,《秦皇岛日报》对我县移风易俗工作情况进行了深度报道——

“今天张家结婚,明日李家嫁女;人情往来礼重,百姓徒呼奈何。礼轻情重可贵,互相攀比不可。陈规陋习该除,文明新风暖心。”

今年,在青龙满族自治县,从乡镇到村庄,有声有色的革陋习、树新风行动,正在让乡村盲目攀比之风发生着喜人的改变:杜绝铺张浪费,婚事轻松喜庆,丧事简约庄重——

老杨头举办简单婚礼

在青龙满族自治县肖营子镇肖营子村,说起66岁的杨书明老人再婚“摆席不收礼”的事,可真是乡里乡亲街头巷尾茶余饭后谈论的头号新闻。一位花甲老人,观念为何如此新潮?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?记者来到杨大爷家中,详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进入杨书明家,只见他一身朴实的衣着,硬朗瘦弱中透着干练。攀谈起来,老人说他年轻时卖过豆片儿、做过泥瓦匠,一辈子平淡安稳,最得意之事便是当初娶到善良热心的好媳妇,两人相敬如宾,风雨相伴几十年。天有不测风云,去年老伴儿突发脑溢血去世。这一年多来,杨大爷一直走不出伤心的“胡同”。

老人长期无法从悲伤中恢复过来,让儿女们担心不已。杨大爷的儿媳伊立君告诉记者,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她自己在中红三融公司上班,以往都是公婆一块儿管家、管孙女。现在,婆婆走了,公公一个人在家,儿女们也不放心。于是,伊立君和丈夫商量给老人续个老伴儿,平时说说话儿,互相有个照应。

“我们在村里透出这个意思,还真是有不少媒人登门,可我公公就是不松口。”伊立君清楚,公公是怕与后来的老伴儿合不来,给儿女添麻烦。后来,伊立君干脆自己当起了红娘,把本村知根知底、公认贤惠的寡居老人张素梅介绍给公公。几经撮合,两位老人终于同意“搭伙过日子”。

杨书明老人性格热情仗义,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主动帮忙,一辈子“人情”特别好;张素梅老人也是出了名的老实人,嫁到村里这么多年,从来没跟谁红过脸。听说这两位老人要结合在一起,亲朋邻居都跟着高兴,纷纷主动过来合计该怎么办喜事。

可出乎所有人意料,两位老人谢绝了所有人的好意:“我们不收彩礼,不置办东西,也不举行啥仪式,就简简单单弄几个菜,请双方亲戚过来,叙叙感情。而且话说在前头,大家来归来,可不用掏一分礼钱!”

白吃酒不随礼,好事吧?可事情没那么简单。杨大爷的这个“另类”决定一时间在亲朋邻里间激起各种不同看法,邻居纳闷儿了:咱中国人就讲究个礼尚往来,平时村里谁家有个事儿,老杨也都跟着大家随礼。这次自己办喜事了,还不赶紧找补回来!而且街坊们还觉得不把礼钱“回”过去,也不好意思。

儿女们也有点儿慌:在当地,不管是头婚还是二婚,没有不要彩礼和首饰之类的,两位老人什么都不讲究,这在面子上也说不过去啊。可杨书明老人态度坚决,儿子儿媳拗不过,只能好说歹说,给老人准备了两套新被褥。结婚当天,也依照两位老人的意思,简单预备了几桌酒菜,不但邻里乡亲的礼都被劝回了,就连儿女孝敬的钱两位老人也没要。两边的亲戚,亲亲热热地在一起,喝了一顿纯粹的感情酒。

同村81岁的李瑞兰和80岁的王秀琴都说,过去讲究个“礼轻情义重”,不知怎地,现在“人情”眼看着变成“钱情”。这回老杨两口子做得对!以后大家都该随着他们,把不好的风气改了。

杨书明老人说,他之所以这样做,是为了响应村里的号召。今年开始,村里大喇叭天天广播,“明白纸”也发到大家手里,动员大家转变旧观念,简办红白喜事。

见到两位老人婚事新办,还有一个人喜在心里,那就是村党支部书记金春梅,她说:“万事开头难,移风易俗,就怕大家磨不开面子,没人敢当‘第一个’。如今杨书明、张素梅两位老人用实际行动为大家开了个好头儿。这次他们办喜事不收礼,下次别人家办事,他们也不用背着人情债。接下来,要利用村里的道德榜,将两位老人树立为移风易俗典型,号召大家都向他们学习,这样慢慢地,‘风’移过来,‘俗’也就易过来了!”

北胡哈出台“八项新规”

“我就是一个受害者。”说起大操大办、互相攀比的危害,干沟乡北胡哈村村民李方一肚子气:4年前,闺女出嫁,为了面子,他借了2万元,摆了50多桌酒席。事后算账,礼金收了1.8万元,还欠了2000元的账,这个窟窿他得省吃俭用一年才能填上,“面子是有了,其实是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。”

如今,随着村里“八项新规”出台,一股清新的乡村文明之风正吹遍北胡哈村,村民再也不用把人情往来当成负担了。

“以前一听到哪家办事就头疼,如果遇到大礼,这一年一半以上的收入都用来上礼了。”村民马如凤说,现在再也不用打肿脸充胖子了,明白纸上写得明明白白。村党支部书记吴成拿着北胡哈村移风易俗“明白纸”介绍说,红事方面,过去村里红白理事会没有统一标准之前,各家各户自行随意安排,攀比浪费日渐严重,酒席用烟用酒价格越来越高,村民苦不堪言。村里成立红白理事会后,规定所有红事酒席标准不超过300元(含烟酒),总数不超过10桌,邻里随份子不超过100元。白事方面,以往讲排场、摆酒席,一些人借此攀比炫富,甚至出现了薄养厚葬给人看、违背伦理道德的个例,产生了极坏的影响。现在,理事会提倡白事宴席每桌标准不超过260元,不提供烟酒,总数不超过8桌,邻里随份子不超过100元,提倡奏哀乐,不请乐队,提倡亲人逝世百日、一年、两年不摆宴席不收礼金。

“我和几个老兄弟是村里红白理事会成员,谁家有事我们都去帮忙,一切都按照规定的标准和程序来,哪家也不准出格。”村民林大哥接过了话茬儿。

“以前为给孩子办婚事,父母有到处借钱的,有打工累病的,真应该大力推行移风易俗,净化社会风气。”

“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的陋俗,确实该管管了,这个政策我们一百个拥护!”

听说记者来了,村民们纷纷围过来向记者感慨,移风易俗工作真是大快人心。

耿书记带头喜事新办

“举办婚丧事宜一律在村红白理事会指导、监督下进行;提倡集体婚礼、旅行结婚、少要甚至不要彩礼……”今年4月的一天,在青龙镇北坎子村,村党支部书记耿金良按惯例打开了村广播大喇叭,宣读镇里的移风易俗实施方案,但紧接着的话,却像入湖之石,在这个小山村激起不小的“涟漪”——

“接下来,我要跟大伙儿说个事儿:关于我儿子十二天和满月如何办的事,这几天有很多乡亲在打听,但我们家已经决定为移风易俗带个头,就不操办待客了,大家也都不用破费,你们的心意,我心领了。”

“啥?40多岁抱个大儿子,十二天不办了?连满月也不办了?我活到80多岁了,还是头回听说这样的事儿!”正在村东头纳凉的张大爷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,看来这移风易俗,真不是说说啊,这回可来真的了。

“有村干部带头移风易俗不办喜宴,以后别人也就不好办了。”

“都这样就好了,一年能省多少钱啊。”

“不仅仅是省钱啊,轮到自己家有什么事,也就省事儿了。”

……

村头村尾,乡亲们都在热议破除旧俗。

不惑之年喜得贵子,按照农村的传统习俗,这绝对是一件大喜事,是应该通知并宴请所有亲朋好友、邻里乡亲共同庆祝的。然而,身为村党支部书记的耿金良却选择了一种特殊的庆祝方式——在村“两委”班子会上、在广播中公布自己不收礼、不宴请的决定。 

谈及作出这一决定的初衷,耿金良说,红白喜事大操大办、互相攀比,人情往来礼金重、开销大,其实绝大多数家庭对此都苦不堪言。现在,县里、镇里大力提倡移风易俗、树文明乡风,咱老百姓心里都是欢迎的、期待的,只是碍于情面等原因,比较不容易有人站出来当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。

“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、作为咱村的党支部书记,就应该打消顾虑,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,带头向陋习宣战,让大家看看迈出这一步其实并没有想的那样难。也希望更多乡亲们也能像我一样,简办事、少办酒、少随礼,一起以实际行动建设咱们北坎子的文明风尚。”耿金良说。

一场移风易俗的乡村革命

很长时间以来,在青龙满族自治县农村,红白事大操大办、讲排场、比阔气现象比比皆是,被陈规陋俗裹挟,老百姓疲于随份子、赶场子,苦不堪言,既加重了家庭负担,还影响了邻里关系。

革陋习、树新风,今年,青龙满族自治县制定出台《关于推进移风易俗、树文明乡风活动实施方案》,对全县党员干部和各行政村红白事、寿宴、乔迁等事宜办理做了明确规定。

在党员干部层面,要求全县党员干部带头改变大操大办的婚丧陋习,倡导礼金不超过百元。制定出台“六项规定”:提倡结婚庆典、庆生祝寿、升学留学、参军就业、工作变动、乔迁新居、开业店庆等,不向没有亲属关系的人员发请帖,有自愿祝贺的,礼金不超过100元,不参加宴请。提倡办理丧事时没有亲属关系的人员前去吊唁,不收份子钱,简化治丧仪式,缩短治丧时间,控制花圈纸扎数量,尽可能减少扰民现象。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和党员干部操办红白事及其他庆典活动,要事先向有关部门申报,不得邀请没有亲属关系的人员参加,也不得参加亲属关系以外人员的上述活动。操办酒席要控制桌数,限制菜的数量,不用高档烟酒,做到从简办理,不铺张浪费。

在村民层面,镇、村在广泛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,制定详细的红白事办理流程、标准要求,纳入《村规民约》并公示上墙。发挥“民间媒人”作用,尽可能减少彩礼数额,改变红事攀比陋习。发挥道德评议会作用,对村民办理婚丧等事宜进行定期评议,引导群众树立文明乡风。

县里出台《关于推进移风易俗、树文明乡风活动实施方案》后,许多村都结合村庄实际,出台了更加细致、操作性强的《村规民约》,革除陋习、倡导新风。

肖营子镇肖营子村在充分尊重传统民俗的前提下,限制办酒席桌数、宴请范围、贺礼标准。在村幸福院,改建一所“喜事堂”,配齐红白喜事所需的桌椅板凳、锅灶炊具等用品,号召大家婚丧事均在这里举行,统一标准,刹住攀比之风。在村道德文化讲堂、法制教育大讲堂、妇女讲习所和家长培训学校,移风易俗、厚养薄葬都是必讲内容,弘扬孝悌和睦家风,带动婚丧嫁娶简办新风。

青龙镇高丽铺村倡议崇尚节俭,婚事新办。倡议孝老敬老,厚养薄葬。倡议在办理生儿育女、升学、入伍、生日庆典、乔迁新居等喜庆事宜时,不讲排场、不摆阔气。村里马上要新盖一座600平方米的喜事堂,以后村里不管谁家举办红白事,一律在这里按标准举行,既节俭又不失庄重。

一场移风易俗的乡村革命正在让乡里乡亲的村庄村风更清新,民风更淳厚。